首页 新闻 培训与会议 项目与研究 技术转让 出版物 关于中心
    SCRC BCRC
 
         您当前位置: 首页>> 公约>> 斯德哥尔摩公约>> 公约动态
公共卫生风险与食物中呋喃和甲基呋喃的存在有关
 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13日       发布者: Administrator
       受欧盟委员会委托,欧洲食品安全局(EFSA)针对食品中存在的呋喃和甲基呋喃(2-甲基呋喃,3-甲基呋喃和2,5-二甲基呋喃)进行了风险评估。呋喃,2-甲基呋喃,3-甲基呋喃和2,5-二甲基呋喃为在食品热处理过程中形成的挥发性化合物。
       研究使用了包括政府提供的9663个样本数据和商业组织提供的7393个样本数据,对呋喃的慢性膳食暴露情况进行了估算。呋喃的暴露风险最高的为婴儿,平均膳食摄入量范围为每天0.14至0.99μg/kg体重(bw),婴儿和小孩的即食食物是造成婴儿饮食暴露的主要原因。成年人,中老年人和老年人的慢性饮食暴露估计为平均每天0.11至0.75μg/kg bw。对于成年人、中老年人和老年人,暴露的主要来源是咖啡。
       在毒理研究中,呋喃由口服暴露于大鼠后,从胃肠道迅速广泛吸收,分布在全身并广泛代谢,代谢的主要原因是其中的主要成分细胞色素P450 2E1(CYP2E1),该色素导致呋喃环的开放和顺式-丁-2-烯-1,4-二醛(BDA)的生成。BDA虽未被直接测量,然而捕获剂、尿和胆汁代谢物的鉴定结果表明,BDA确实为呋喃代谢的主要反应中间体。BDA与氨基酸,谷胱甘肽(GSH)和生物胺类反应容易,对DNA具有直接反应性。然而数据表明,由于BDA与蛋白质和非蛋白质氨基和硫醇残基的反应性,因此在体内对DNA的获取受到限制。动物研究的结论表明,呋喃是造成肝损伤并导致肝癌的最关键因素。由于呋喃在动物中如何引起癌症的机制尚不完全清楚,所以无法设定安全的每日耐受摄入量(TDI),但不能排除这可能是由于与DNA的直接互动导致的。对此,专家组建议使用暴露限值(MOE)来进行风险表征,以作为参考点。在研究呋喃、2 -甲基呋喃和3-甲基呋喃对大鼠的肝毒性作用机理时,MOE被认为是理想的表征指标。专家组认为,不确定因素对呋喃风险评估的影响是温和的,评估可能趋于保守。但对于甲基呋喃,由于缺乏数据,无法进行全面评估,评估中的不确定性较大。
       此篇名为《Risks for public health related to the presence of furan and methylfurans in food》的文章发表于2017年10月的《EFSA JOURNAL》期刊网站上。
 
*本消息来自http://www.efsa.europa.eu/,由巴塞尔公约亚太区域中心编译整理。
网站地图
联系我们
Copyright @2009
Tel:86-10-62794351/62799061
巴塞尔公约亚太区域中心
斯德哥尔摩公约亚太地区能力建设与技术转让中心
Fax:86-10-62772048
版权所有
E-mail:bcrc@tsinghua.edu.cn
  
     访问统计:    京ICP备06002650号